近现代书画收藏漫谈
更新时间:2019-03-26 15:52:33 点击数:0 来源:辽源新闻网

  我对中国近现代名家字画的收藏和鉴定,经过最近四、五年来的认真摸索和探寻,有一点粗浅的认识和想法,说出来以求教于各位方家。

  许多人经常表示这样的疑问,为什么近现代名家字画比起古代字画以及当代的绘画作品在艺术市场上都来得贵?像傅抱石的画已经有上千万的天价,普通作品也要动辄数十上百万元,还有张大千、徐悲鸿、李可染等人的作品价位大大超过明清字画名家的价位,这种现象难道是合理的吗?

  首先,近百年来的历史发展,是人类发展史上特别重要的一个历史时期。西方工业有二百多年的历史,带来科技生产力方面的大解放,然后是人类生活方式、思想观念方面的大飞跃。艺术历来是社会变革和人类精神状态的曲折反映,西方绘画史上印象派绘画以及后来的其他绘画流派的出现和兴盛,实际就是工业带来的产物,使得艺术发展,姿彩纷呈。因此,西洋油画中价格最高的是梵高,塞尚以及毕加索等人的作品,这种现实并非是人为的。

  中国近代100年来的历史变革无疑是在世界历史上也是空前绝后的,清政府的灭亡、北洋军阀混战、国民政府成立、八年抗战、三年内战,新中国成立,“文化大”等历史事件,真是一段饱经风云变幻、沧海桑田的苦难历史,在广大民众心中留下许多的深刻记忆。同时,欧风美雨纷至沓来,西方文化科技方面的强势入侵一样让爱国民众刻骨铭心。因此,在这样的历史大背景中,近现代美术史的发展,其变化之多,流派之众,影响之深,直接超越了中国上千年来的美术史发展,在世界美术史上绘写了壮丽辉煌的一页。

  “笔墨当随时代”,没有一个艺术家能够彻底逃避现实,钻入象牙之塔。反过来讲,100年来涌现的艺术大师,没有一个不是以他们的智慧灵光,仰观宇宙,通过内心的精神洗礼,抒写出我们这一时代的人文精神和文化共鸣。

  近画大师,虚谷、任伯年、吴昌硕、黄宾虹、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潘天寿、傅抱石、黄秋园、李可染、陆俨少、黄胄、吴冠中等人的作品之所以能获得高迈无比的艺术成就,除了有着高超的艺术表现能力之外,一个个都是经历社会大风大浪,对社会现实非凡热情、非凡关怀的志士仁人。

  任伯年受过西洋绘画的熏陶,善于用另一种视角挥写活泼多彩的花鸟世界,展示自然万物的生香活态;吴昌硕则从古典书法金石中追索传统文明的深层底蕴,并在花卉紫藤中宣表达了他的思古情绪;黄宾虹以最深沉的决心和爱意,将中国传统山水进行彻底变革,其雄浑博大的气势直接北宋范宽等人的山水画风轨,其实他的作品也受到西洋油画的许多启示;齐白石更以最简洁的笔墨和造型不但使中国绘画传达了大众心灵中最最本质的审美特质,同时也最大程度上探索了中国水墨发展的现代可能性,其贡献不亚于有“西方现代绘画之父”的塞尚,更是中国的马蒂斯;傅抱石以其地负海涵的艺术才情,泼漓水墨,使中国山水人物画达到“元气淋漓,真宰上诉”(徐悲鸿)的崭新境界;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等人通晓中西绘画技法,矢志寻求中西融合的美术新途,并各自作出了杰出无比的贡献,三位又是非常卓越的美术教育家,其沾溉后贤,流风遗韵,于今不绝。

  其次,中国近现代书画在民间留存尚拥有一定的数量,不像古代字画经过多年聚散离合,诸名家剧迹今天已经基本上尘埃落定,多数留存于海内外各大博物馆,民间收藏寥若晨星,难以形成气候。我始终抱有这样一种观点,就是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的艺术大师、有每一个时代的艺术精品,今天的李可染作品一点不比唐宋名家的作品差,至少是各有千秋,收藏领域那种所谓“今不如古”的说法,实际是非常不足取的,而且简直是固步自封啊。

  第三,中国近现代字画接近现代人的审美习惯,容易理解其中的历史背景。古代字画由于离我们的时代较远,而且元代以后文人画的发展形成统治地位,造成明清两代比较程式化讲究笔墨情趣,抒发文人雕虫小技,显得有点本末倒置,有点钻进牛角尖中,脱离了时代和大众审美情趣。再者,一流大师的东西多在各大博物馆中,即使民间间或出现往往是天价,二流的东西中的绝大多数东西很难引起今天的人们共鸣,毕竟离开我们的时代太远了。

  第四,近现代字画的真假鉴定相对于古画而言比较容易。这一点大家比较容易理解,近现代字画的鉴定难度相对比古画容易,人证、物证,可资参考的材料也相对比较多,不象古画历代仿作的情况相当复杂,稍有不慎就会上当。

  最后,中国现代字画经过市场考验已经至少有20多年的历史,已经形成一个非常成熟的收藏群体和圈子,在拍卖行、画廊、收藏家、经纪人这一艺术市场链中形成一个非常完备的流通渠道。市场一定流通量的存在,便于新旧藏家之间的吞吐接纳,大家手中有相同的东西,共同都有维护市场价位的责任和动力。古画收藏家就比较缺乏这方面的优势,当然,古代书画收藏也有它固有的特色存在,我这里的比较,没有丝毫贬低古代书画收藏的意思,古书画收藏的某种意义上是更讲究品味和学术的艺术收藏。

  基于上面几条理由,我觉得收藏中国近现代名家的代表作品具有非常广阔的前景,同时也是比较容易入手的一个收藏门类。

  企业的艺术品投资和收藏是现代企业整体发展过程中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海外许多大型企业集团都有不同程度的艺术品收藏或投资规划。企业收藏至少有三方面的好处,首先是提高了企业的整体形象和知名度,其次是免费的或者说是无形广告,第三则是一种企业投资的手段。

  但上述这一切都应该建立在正确的企业收藏前提之下。不管是企业还是个人,初次涉足艺术品收藏,我觉得有以下几个方面值得注意:

  首先,收藏者需要分清收藏对象的真假、好坏。我始终认为,真正的艺术品收藏只有规模数量上的大小多寡,没有收藏质量上的参差不齐。也就是说,不能从低级的作品开始收藏,东西少一点、小一点都不要紧,最怕的就是收藏的东西不入流。比如中国画先从三流画家或者简直就是不入流的无名画家开始,或者油画收藏从粗劣无比的行画或者临摹画开始收藏,这些实际都谈不上真正的收藏,而且往往因此会看坏自己的眼睛。艺术收藏一开始就应当抱有作品“真、精、新”的目标,心目中对一流的东西有所认识和了解,即使暂时没有实力无法罗致,但也能因此对自己的收藏对象有合理的评估,这样收藏的“分寸感”就强了,知道什么是好东西,什么是普通的东西,唯有这样才能避免将艺术品的艺术价值与市场混淆错位的现象。俗话说,一分价钱一分货,南方某收藏“大家”,号称拥有几十上百张傅抱石的画,结果专家鉴定下来,可能只有一张是真的,这种收藏最后只能以悲剧结尾。实际上,艺术品的精粗之别非常有讲究,长期以来,假画庸作充斥市场,稍不留神,即入魔道,到头来大把钱出去换来的只是一堆废纸。这样的悲剧和笑话,过去有,今天也在发生,明天也会出现,但我真心希望这样的例子越来越少,初入门者尤其应当引以为戒。

  其次,收藏家心中应当对于画家的含义需要有准确的认识,画家是一个非常传统的概念。在我看来画家中间至少有美术工作者、艺术家和艺术大师三个不同的层次,这三者之间要作明确的区别和分界。否则,现在自封为“艺术大师”的画家随处可见,不比招摇撞骗的江湖郎中少,你如稍不小心就会受骗上当,多交许多学费。这些人的做法严重阻碍了艺术市场的健康发展。

  还有,工业美术与艺术之间也同样有很大的区别。工艺品就是工艺品,匠气浓重,艺术品就是艺术品,是精神和技巧的完美结合。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需要专家把关,做你的艺术品鉴定顾问,多听听他们的意见。他会使你少花许多冤枉钱,少走许多弯路。实际上,有一个好的艺术顾问,等于是从一开始就在你的艺术品收藏投资过程为你赚下不少钱呢。

  首先,字画鉴定,或者说鉴定本身是意见非常专门精深的学问,鉴定家这一职业也是一个非常崇高而神圣的职业,理应拥有非常崇高的职业道德,来不得半点虚假。同时,任何别的行业的人都无法代替。一个鉴定家的培养和成熟并不容易,他需要有美术专业的训练,历史知识的训练和市场实践的经验,还需要有睿智的理性判断思维。

  画家的家属、朋友和学生对画家的作品的认识是有的,有时也可能是某些作品创作时的目击者,或者有时是画家某一创作时期的作品的重要见证人。但画家家属和朋友对画家作品的鉴定只能提供有价值的参考意见,他们不能代表鉴定家说话。因为他们对画家作品的认识从鉴定的角度看永远是片面的,局限的,有时甚至是感情用事的。

  画家的学生或其他画家,包括某些有相当知名度的画家,对作品的风格判定和认识是有的,但不能依此作为鉴定的重要依据。因为,画家的眼光往往从美术创作的风格角度看待作品,实际上这个角度对鉴别作品的真伪是很浅的。如果,光听画家的去买字画,那肯定会走许多弯路,这种例子并不少见。近现代名家字画上面常常可以见到一些后来画家的题跋,其实这些题跋对鉴定画作真伪是没有任何帮助的,有时反而是提供“伪证”。